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天大鼠 股海方舟主人

子神齐天志 股海指路灯

 
 
 

日志

 
 

如 此 改 造(相声 原创)  

2008-06-16 09:02:59|  分类: 曲艺广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甲:这不是×哥吗?还说相声哪?

乙:可不吗,还说相声呢。

甲:(冷笑)这年头,哪还有正经人说相声。

乙:我听这话怎么有点别扭。

甲: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啊,现在哪有正经相声?

乙:嘿,怎么说话呢?

甲:也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啊,现在哪还有正经人听相声?

乙:这话你可伤众了。台下的人可都在听相声呢。

甲:别听他挑唆。我知道,观众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哪能那么不孝顺呢?我的意思是说,现在的相声再不进行 改造,再不推陈出新,用不了多久,父母就没了。

乙:这也不是人话!

甲:不用客气。如果相声按我的改革思路走下去,一定是病树前头万木春柳暗花明又一村;如果你要是把我改造的段子说出去,那你一定能够在相声界让大兵缴械,让冯巩趴下,让姜昆闭嘴,让马季出家。

乙:有这么神吗?

甲:不信?我保证,只要你我在这里给大家演示一遍,明天你要是不成大笑星,我把天安门安上轱辘推你们家去。

乙:(窃喜,自语)想什么来什么!行,最好推到我家车库去。

甲:那得多大的车呀!

乙:给大伙说说,你,都改造过什么段子?

甲:太多了!《红色娘子军》、《智取威虎山》、《沙家浜》我都改造完了。

乙:著作等身,了不得呀。都怎么改的?

甲:《红色娘子军》的故事发生在海南岛。那地方热呀!我让娘子军全部改穿三点式,列队,出操,打南霸天。

乙:得,改选美大赛啦。

甲:《智取威虎山》,我让栾平的老婆当杨子荣的小情人,这个小情人偏偏被坐山雕给霸占了。《沙家浜》,我让胡司令和阿庆嫂相好,所以才抓不着新四军伤员。

乙:打住,打住。你这是改造啊?你这是糟蹋粮食制造粪便哪。

甲:也有这么说的。所以,我现在改造《洪湖赤卫队》就换了一个思路。

乙:《洪湖赤卫队》是一部经典歌剧啊?

甲:歌剧是贵族艺术。中国只有暴发户,哪里有贵族?谁会看歌剧?

乙:那就是改成电视剧了?

甲:一味追风,没有品位。告诉你,我把歌剧改成了相声!

乙:开玩笑,怎么可能?

甲:凡事皆有可能。现在,我就把最经典的部分给大家看现现眼(演)。

乙:那叫现场表演。

甲:啊,也有这么叫的。情节是这样:民团团总恶霸地主彭霸天为逼迫韩英投降,把韩英的母亲押进牢房。母女相见。韩英百感交集,有一段荡气回肠的唱段——

乙:(深情地唱)“娘眼泪,似水淌,点点洒在儿的心上。”

甲:对,就是这段。我总想找个搭档,今天总算是嗑瓜子磕出一个臭虫,让我碰到一个,放屁砸脚后跟,没白费这股气儿。

乙:怎么说话?快点表演吧。

甲:好。我扮演韩母,我就是你妈了。你扮演韩英,你就是我闺女。谁演女婿?

乙:这里没有女婿。

甲:啊,等会再找也行。你来唱,我来说。预备,开始——

乙:(唱)娘眼泪,似水淌,点点洒在儿的心上——

甲:心隔肚皮,怎么会到你心上呢?再说,我还没哭呢。

乙:(拖腔)上——

甲:(上前,拍打后背)看把这孩子气的。

乙:(唱)满腹的话儿,不知从何讲——

甲:别着急,慢慢说。

乙:(唱)含着眼泪叫亲娘,娘啊——

甲:我可不是你的亲娘嘛,我生得你,我还能不知道?

乙:(唱)娘说过那二十六年前,寒风刺骨北风狂——

甲: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不提也罢。只可惜你这二十七八的老姑娘,连个对象还没找啊。

乙:(唱)彭霸天,丧天良——

甲:有钱人可不都这样吗,有几个不是蛇毒心肠啊。

乙:(唱)霸走田地——

甲:承包期三十年不变,这可是中央的政策,他彭霸天凭啥想占就占哪?

乙:(唱)抢占茅房——

甲:真霸道啊,连个拉屎撒尿的地方都不给我们留啊!

乙:(唱)把我的爹娘,赶到那洪湖上——

甲:洪湖都开发成旅游区了,去就去吧,不用买门票吧?

乙:(唱)那天大雪纷纷下——

甲:“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真是诗情画意呀。

乙:(唱)我娘生我在船舱——

甲:满心盼着生个小子,没想到,蹦出个丫头片子。

乙:(唱)没有钱——

甲:渔民和农民一样,收入低,得提高啊。

乙:(唱)泪汪汪——

甲:人穷志不短,打断门牙肚里咽。哭什么哭,哭就有钱了?

乙:(唱)撕块破被做衣裳——

甲:好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快点包上吧。

乙:(唱)湖上被风呼呼地响,舱内雪花白茫茫——

甲:老天爷也和咱穷人作对。真是不欺负老实人有罪呀。

乙:(唱)一条破絮像渔网——

甲:冬天当被子,夏天做渔网。建设节约型社会嘛!

乙:(唱)我的爹和娘,紧紧把儿贴在胸口上——

甲:早知道这么冷,你就等到春暖花开再出来呀。

乙:(唱)自从来了共产党,穷苦的人民有了太阳——

甲:贪官污吏就是黑子啊。

乙:(唱)眼前虽然是黑夜,不久就会大天亮——

甲:可惜,怕你是等不到了。

乙:(唱)娘啊——

甲:怎么,要立遗嘱啊?(拿出纸笔)

乙:(唱)生我是娘——

甲:也有你爹的功劳。

乙:(唱)教我是党——

甲:娘没文化,教不了你呀。

乙:(唱)砍头只当风吹帽——

甲:儿啊,别犯傻,砍掉了就不好安哪。

乙:(唱)为了党——

甲:也是,忠孝不能两全嘛。

乙:(唱)洒尽鲜血也欢畅——

甲:使不得呀使不得,洒在地上多可惜。这得卖多少钱哪?

乙:(唱)娘啊,儿死后——

甲:儿啊,放心去吧。不怕,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女汉子。

乙:你要把儿埋在那高坡上,将儿的坟墓向东方——

甲:彭霸天,你个王八蛋。——哪边是东啊?

乙:(唱)儿要看红军凯旋回,再见家乡红太阳——

甲:放心吧,娘替你等。

乙:(唱)娘啊,儿死后——

甲:儿啊,你这是要死几回呀?

乙:(唱)你要把儿埋在那洪湖旁,将儿的坟墓向东方——

甲:彭霸天,王八蛋。看你把我儿逼的,埋个尸首也不让安生!

乙:(唱)儿要看白匪消灭光——

甲:对,消灭光,消灭光,一个都不剩。要是他们交了枪,那咱还杀不杀呢?

乙:(唱)儿要看,天下的劳苦大众——

甲:都不劳苦了,早就奔小康啦。

乙:(唱)都解放——

甲:唉,他们倒是都解放了。咱们老韩家可是断子绝孙喽。

乙:这就是你们改造的经典?

甲:对呀。感觉怎么样?

乙:呸!

甲:(擦脸)小心传染禽流感。是不是很有新意?

乙:呸!

甲:(擦脸)别吐了,小心传染疯牛病。

乙:呸!我已经被你气疯了!

 

 齐天大鼠的评论——

自以为有一点幽默细胞,自以为不够才疏学浅,所以,情之所至,总喜欢胡乱涂鸦一番。

好歹可以理解,要不然一个大鼠,怎么敢号称齐天呢?

博君一笑,而已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