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天大鼠 股海方舟主人

子神齐天志 股海指路灯

 
 
 

日志

 
 

匆忙假期之七 大师乎,骗子乎?(原创)  

2008-09-20 11:43:16|  分类: 散文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狂奔,下午两三点钟样子,我们赶到孔子的老家曲阜。

孔子是一个历史人物;孔子也是一部浓缩的历史。

孔子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为了理想,他可以到处流浪;孔子也是一个功利主义者,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他可以不耻下问甚至可以忍气吞声。

孔子是圣人,可以死后显圣,被最高统治者顶礼膜拜;孔子也是一块敲门砖,又过了也可以丢掉或者踩在脚下。

孔子被时人讥讽过,被秦始皇焚过坑过,被汉武帝宠过幸过,被朱熹们神化过,也被五四青年打到过。但不管怎么说,一个人,能在中国历史上沉浮数千年死而不僵者,除了孔丘,怕是无人可及。不但而且,孔夫子如今已走出国门,在位数众多的孔子学院里传播华夏文明,也实在是难能可贵。

就是带着这样一种复杂心情,我们来到孔子面前。

我们一行人,大多到访过三孔。为了照顾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我们到访的第一站选择了较少有人问津的“孔子故里园”。

导游热心地帮我们买了票。( 后来感觉,这里面有点猫腻,但是因为无损于我们的利益,由他吧。)

孔子故里园里游人稀少。从地上葱绿的青苔可以断定,这真的是一个人迹罕至的景点。

一路走来,导游指指点点,这里是什么那里是什么这里又是什么那里又是什么,粗糙的建筑粗糙的陈列总觉得没多大意思。

导游把我们领进了一间屋子,介绍说这是专门给孔府刻石的第N代后人。那个后人向我们推荐被称为“曲阜三宝”的一种石头印章。( 当时没有记住名字,游览中间又看到了好几处相同的门市,事后也没有查到所谓的三宝包括这种刻印章的石头,可见后代所说不实。)我们每个人花二十多块钱,刻了一个印章留作纪念。

转到了一座大殿,里面供着几座雕像,中间的就是孔圣人。

好歹算是个念书人,总要进去拜一拜。

刚一进去,一位戴着眼镜三十多岁四十来岁的男人,自称是孔圣人的第N代玄孙大号孔文涛,一篇热情洋溢的欢迎辞后,把我们引领到雕像前依次站好。雕像前一字排开有五个圆垫,圆垫上分别绣着“仁、义、礼、智、信 ”,大概是预备给朝拜的善男信女跪拜用的吧。我被这位玄孙引领到“智”字殿前面。我当时想:为什么第一个是我?( 事后自忖:是不是因为只有我夹着皮包——这次出行,我是现金保管,是不是我腰间挎着数码相机?——为大家拍照。)为什么让我站在“智”字垫前面?

一通 @#¥%!?&* 之后,明确提出希望:捐款!(不叫捐款,一个比捐款好听而神圣的说法,忘记了。)

在我的同伴掏钱投币的时候,孔文涛把我引领到一边坐下。

又是一通@#¥%!?&*,我半信半疑地听。

他向我提出第一个问题“你母亲生育了几个孩子?”

在我回答问题前,他已经在一个小本子上写好答案,并把写字用的笔放到我手上。

我回答:“5个。”

他把小本子上的答案给我看,纸上写得是阿拉伯数字“5”。

他向我提出第二个问题问题:“你排行第几?”

我问:“包括姐妹吗?”

他回答:“包括。”

他又写对了,我排行4。

他向我提出第三个问题:“你属什么?”

这次,他又写对了,鼠。

我对他的易经学问开始有些相信了( 也许,这是上当受骗的开始!)

    他向我提出第四个问题:“你住几楼?”他还说,“您别告诉我住一楼!”

他还是写对了,我真的住一楼。

他向我提出第五个问题:“你从事什么工作?”

这次,他基本写对了:企业。我告诉他:“算是吧。”我在学校勤工俭学管理处工作,我们有集体企业法人执照。

    然后孔文涛告诉我,我有若干条优点,我有多少福运财气,用不了多久,我的位置会有变化。接着指点迷津般指出了一二三点需要注意什么什么,然后让我许愿,然后告诉我需要拜哪个哪个神圣需要多少多少钱请香拜神,因为我对孔文涛少许疑惑多许信任,加之又在神灵面前为最亲的人许下了良好愿望,在孔文涛询问是否自愿后,我迟疑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有点勉强,并预感到有些不太正常:

    1、 开始让我请香拜神的时候,只说出了一个我可以接受的数目,到最后数目增加了——这是诱敌深入之法?

    2、 当我感到最后的数目出乎意料之后,居然可以讲价钱?——难道神灵也可以讨价还价吗?

    3、 当我按照他的指令完成动作以后,有一个少年女子提示我,这里可以不还愿——是怕我回来找他们麻烦吗?

    4、 把我们领进需要请香拜神的景点之后,原来的女导游突然换成了一个男导游,说是交接班——难道是那个女导游怕我梦醒揭穿他们吗?

5、难道在孔圣人面前,也有人敢公开行骗亵渎神灵吗?

我带着惶恐和疑惑离开“孔子故里园”,前往孔林。

孔林绿茵茵,阴森森,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压抑。

让我感到惊奇的是,我回到单位第二天,领导突然通知我更换办公室位置,高人的预言竟然这么快应验了!我回忆起孔文涛临别和我说的话:“将来有一天,你会叫我一声文涛兄!”

    孔文涛,高人乎?大师乎?骗子乎?把答案留给未来吧。

    *****有些问题说的有些含糊,孔文涛说,天机不可泄露。他姑妄言之,我姑妄信之吧。

 

齐天大鼠的评论——

时下有一句东北方言“忽悠”,随着赵本山迅速升格为普通话时髦语。但愿我不是被卖拐的拐卖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