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天大鼠 股海方舟主人

子神齐天志 股海指路灯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生死轮回》第三章 之二 筹建处   

2009-11-04 11:09:44|  分类: 小说展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扯了,别扯了,没劲。我给你们开开荤。前些日子,章武娶媳妇,晚上我去听房。那叫过瘾!”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汉子,……

老槐树下悬挂着一口铜钟。知道这口钟历史的人,说这口钟是老辈子传下来的。不知道这口钟的人,也只能听知道这口钟历史的人这样传说。铜钟裂了一道看不见的缝隙,敲起来既不浑厚也不清亮,听起来像是破锣嗓子嘶哑的声音。
“快别敲了,您老快歇歇吧,跟个丧钟似的,听着我都起鸡皮疙瘩。”
“是啊,要我看啊,砸了卖破烂儿算了。”
“败家玩意儿,等着钱给爸盖茅房拉屎啊,一群败家犊子!”

钟声一响,社员们拿着各式农具从全村的各个角落三三两两聚集到树下,等待队长分配活计。他们有的抽烟,有的打盹,有的扎成一堆说着山里山外的新闻。
“前甲岭有个孩子上山捡蘑菇,让狼叼了。他妈的,该着这条狼命苦,半道上碰到熊瞎子,那老狼撇下孩子就跑,白忙活了。”
“谁说不是?正赶上他妈来找孩子。看见孩子在熊掌底下,你们说,当妈的能不急吗?我跟你说,这人哪,到了不要命的时候,鬼神都怕。最后,那熊瞎子硬是给一个老娘们打跑了。”
“不是说,老娘们让熊瞎子给舔了吗?”
“别扯了,没劲。我给你们开开荤。说的是,我亲眼所见,真事儿。前些日子,章武娶媳妇,喝完喜酒,闹完了洞房,你们傻了巴唧都回去对着墙根儿打炮去了吧?我,我没走。接着上茅房的空儿,我就蹲在里面一直没有出来。哈哈,那天晚上听房。那叫过瘾!这男人啊,要是一辈子娶不到媳妇,那就算白来人间一趟!啧啧!等我有钱了,我要娶上十个八个,一天娶一个,天天入洞房……”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汉子,头发黄黄的打着卷儿,像是个混血的杂种。眼角红红的潮湿着,象是黄水疮刚刚揭去疮痂。
“都督,要我说,还不像一天都娶过来,一块×了她们,那才叫过瘾。”
“去你妈的,就你那小身板儿,还不把你累死。你们家头天娶媳妇,第二天还不演《十二寡妇征西》才怪哪。”
“是啊,就你?别做梦了。你爸爸开银行,你也有不了钱!”
“可不嘛,就是有钱,谁会嫁给你?可你那小样儿,跟个杂交的种儿似的。”
“呸,你狗日的可别狗眼看人低。等我发达了,就你媳妇看上我,我还不尿她。满脸疙瘩外带罗圈腿,走起路来像个蛤蟆。”
“你妈才像个蛤蟆呢。”
哈哈。一阵放浪的哄笑声。
“别打岔。都督,说,说,说说你听房的事儿。”
“真想听,成。给我根儿烟,破旱烟,不要不要。没有烟卷儿(香烟)?——红樱牌儿的,才九分钱一盒,你这是上坟烧擦屁股纸,糊弄鬼哪?好好,凑合着抽吧——点上。下面我就开讲——我一直等到张富贵送走最后一拨儿人院子里肃静下来。我心想,好戏块开演了,想到那个啥我心就像猫抓一样难受。我心里正着急呢,没想到张富贵关上大门就直奔茅房来了。呸,真他妈倒霉!——想听不想听啊,火,给我点上啊——这老东西,掏出家伙……我想,坏了,八成儿要喝尿!——没想到,呸,他妈的,你们猜怎么着。老东站在那里呼哧呼哧自己就在那儿干起来了——傻笑个啥?爷儿仨一对半光棍,谁还不兴有个救急的法儿,真是的——那家伙,吓得我是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口。也就是三下五除二那么几下子,热乎乎黏糊糊的,一股脑喷得我满脸满脑袋都是。——乐你个鸟,你们哪个少干了?好不容易看着张富贵提上裤子走了,我跟赶紧儿的溜出来。他家的大黄狗,知道吧?贼他妈不是东西!一看见我就呲牙咧嘴地扑过来。没等这畜牲出声,我就把预备好的烧萝卜扔过去,嘿嘿,你们猜怎么着——‘扑哧’一声,大黄狗一口就把烧萝卜实实在在地咬住了,想出声都没门儿,烫得这家伙那是满地找牙。——谁也不许说是我干的,谁说了,我他妈是婊子养的。”
“我们谁都没说,这不你他妈婊子养的自己说的吗?”插话的是蛤蟆男人。
“哈哈……去去,别捣乱。不想听一边去。都督,接着说,接着说。”
“我刚慢慢儿地蹑近窗户,哈哈,你们猜怎么着?”都督说到这里故意卖一个关子,“里边儿的灯灭了,啥也没看见。”
“完了?没劲!”
“谁说完了?——啥破烟啊,这么要火。听里边唧唧咕咕开始地说话,也听不清楚。不一会儿,就听见里边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轻一声重一声的哼哼声,听过没?比他妈‘样板戏’好听!我发愁啥也看不见,里面突然说话了。张武说,我得把灯点上,媳妇不让点。张武说,点上,我要看看。这下好了——烟,再来一颗呀,赶明儿还不把你扣儿死——章武正爬在她媳妇身上一边吃着他媳妇的奶子一边起劲地颠那两瓣屁股,他媳妇那屁股,啧啧,那叫个白!真他妈的过瘾。——看看你们这些没出息的货,裤裆鼓起来了不是?赶明儿找个劁猪的都骟了你们——哎,我说,谁敢去把那帮丫头片子叫过来,我给他们上上课。”
嘻嘻,嘿嘿,哈哈。一阵放肆的笑声。
“都督,又瞎摆活啥呢?你要是胡说八道,小心我游你的街!”章武扛着一块木牌走过来,对着都督吼道。
都督吓得一缩脖一吐舌头:
“我们正说,那个大寨铁姑娘的故事。——大哥,扛得啥玩艺儿?”
“你小子,一噘尾巴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
围着都督的一伙年轻人作鸟兽散。

几个姑娘坐在远处的石台上,对着章武家这边指指点点,叽叽喳喳地议论:
“听说没,说是要在咱们这儿建啥厂子。”
“是呀,是呀。公社干部让我二姨他们从章家坟搬出来,说是公家给钱盖新房呢。”
“住得惯惯儿的,怎么能说搬就办哪。你们老祖宗的坟可还都在山里呢。”
“我姨父说,政府让搬就搬呗。我姨父还说,老祖宗该挪就挪挪地方吧,不能让死人耽误了活人的事儿。”
“嘿,真看不出来,觉悟还挺高啊。”
“我们家要是住在沟里那倒好了,看我们家的破房子,早该翻新翻新了。可哪有钱啊?”
“看看他们家,像是住进了大干部,还扯了电话线呢。”
“看过《南征北战》没有?解放军的师长骑马,国民党的张军长才有吉普车。人家住的干部就有吉普车,不是大干部才怪呢,起码是个县长。”
“我们家也住了一个干部,才三十多岁,是县上来的副书记,对我们可好着呢。”
“水秀,对你更好吧?你可得小心点,你这个漂亮的小天鹅,别一不留神让癞蛤蟆一张嘴把你咬下来。”
“呸,去你的,狗嘴里吣不出象牙来,再瞎咧咧 ,看我不报告大队去,说你诬蔑革命干部。”
“别,别,我可不敢诬蔑你们家的大干部。”
姑娘们觉着没趣,一时鸦雀无声。

章武把木牌靠在墙上。
木牌有一人多高,一尺来宽,白底黑字。章武从口袋儿里掏出一根铁钉,弯腰捡起一块石头,“啪啪”几下拍进门垛的砖缝里,然后双手端起木牌挂上去。挂上去之后,又后退两步仔细端详,一边点头一边拍打掉手上的泥土。
作鸟兽散的后生们又都围过来看热闹:
“章武,你们家门口儿挂个牌子,是个啥衙门哪?”
“啥衙门,筹建处。”
“章武,这气肥厂是干啥的?”
“净扯淡,那叫气肥呀?那叫氮肥厂。还是章武哥我们带路选的建厂的地方呢。”丘子也挤进来,得意的纠正道。
“就你是刘伯温的裤衩,净装明白(鸟)。那你给大伙说说,那啥叫氮肥。”被纠正的人不服气。
“是啊,说说,说说。”后生们七嘴八舌地应和着。
“说说就说说。说深了,你们也不懂。——这个氮肥,它就是化肥。化肥,懂不懂?就是化学肥料。从前咱们用的那不叫肥,那叫粪。不是从牲口屁股拉出来,就是从你们屁股拉出来,又脏又臭不说,还不是想啥时候用啥时候有。不信,你们现在就一人拉一泡试试?那化肥就不一样了。只要想用,电门一按,哗哗就流出来啦。不管是种瓜果梨桃,还是五谷杂粮,只要把化肥往地里这么一泼一撒,立马就噌噌地,嗖嗖地长。”
“哥,真的假的?”都督向往着。
“去去,哪儿都有你,给我一边呆着去。”丘子冲都督喊道。
“都督,你哥让你快回家拿弹弓去。”
“拿那玩意儿干啥,打你呀?”都督知道没有好话。
“老天爷说了,呆会儿大雁飞就来。打下大雁,你好回家吃天鹅肉哇!”
“好你个刘不住,敢绕着弯儿骂我!看老子不揍你。”
刘不住跑开去,又是一阵哄笑。
“走啦走啦,大伙下地干活啦。”随着队长张三李四上山下地砍高粱擗棒子的吆喝声随风飘散,老槐树下又恢复了平静。

筹建处又增加了两张办公桌,刘智、郑东升算正式有了席位。本来不算宽敞的屋子也显得更加拥挤起来。
付正清一脸严肃,正在讲话:
“同志们,在氮肥厂筹建过程中,一定要突出党的领导。经过班子研究,我们临时成立一个党小组,常兴同志任小组长。待行政干部和技术干部到位后,我们立即报请省委组织部批准,及时组建筹建处党组织。当前的任务主要有三项:第一,勘探测量,规划设计,年底前——我是说阴历大年年底前——完成,由杜总工负责;第二项,化工部调配的二十名技术干部,一周后报道,带队的叫——唐杰夫,是化工部成都化工研究所的副所长,据说是清华的高材生。行政干部,地委组织部也已经从专区机关选调完毕,新年以后陆续报到。这文官武将到齐,大戏可以鸣锣开场。这可是我们建厂的本钱哪,尤其是外省市来的技术干部。咱们这里条件差,一定要接待好、照顾好、使用好,用句时髦的话说,叫这个用事业留人用感情留人。我们不但要把他们的人留住,还要把他们的心留住,让我们死心塌地地在这里,把所有的聪明才智都发挥出来,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省委秦书记电话里说,已经批准了我们的首批招工计划,批文过三天以后就到。批文一到,我们就招兵买马。招工工作,计划性和原则性都很强。这件事,由一民主抓;第三,工厂的三个配套工程——马兰关煤矿手续的划转和产能扩建、通关道路连接国道的调直拓宽、12万伏超高压输电线路架设,年内要陆续开工建设,这三项工作,由常兴全权负责。
以上工作,各位负责同志要先拿出初步方案。今天是礼拜一,给大家一周的时间,下次调度会讨论研究。大家看还有什么问题?”
沉默了一会,杜尚明提出:
“我有两个问题:一是现在的厂址,只是个大体的范围,征地手续还没有办完,这种情况下开始钻探,是不是有些不妥?可能是我想得多啊,我担心,将来可能会因为地界不清造成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二是地质勘探和规划设计时限太短。勘探测量工作,紧排工期,倒排工期,轮班作业,年底完成问题不大,但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地质报告,似乎有些紧张,而设计工作,只有在地质报告完成以后才能展开。所以,为了抢抓时间,我建议,我们可不可以借鉴一下国外成型的设计方案,结合我们的技术要求和地质情况,作一些改动,或者改进,洋为中用嘛。”
刘智补充说:
“章家坟住户搬迁,公社和大队已经下了通知,准备统一搬迁到马兰营。不过,这天儿,说冷就冷。如果搬迁费不到位,新房盖不好,住户搬不出,会影响工程进度。”
郑东升一边纪录,一边举手示意:
“还有一个问题——接站问题。先是技术干部,后又是行政干部。咱们一辆吉普车,从这里到专区,一个往返,起早贪黑也得一天,这站可怎么接呀。”
付正清眯着细长的眼睛,仔细的听着大家的发言。边听边记录着要点。
常兴见不再有人发言,提示道: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请付主任作总结。”
付正清把烟头扔在地上,习惯地用鞋尖儿碾碾,清清嗓子,说道:
“勘探设计的事,先干起来再说。钻探队一到,马上开钻。技术上的事,杜总负总责。程序上的事,需要的请示审批的,我们一起研究。不过,征地手续,还是要抓紧办。刘智,这件事情由你负责协调,一民督办。争取,在勘探队入驻以前拿下。”
“同志们,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我们党这么多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而且,胜利了。所以,我们要多想办法,少发牢骚。我常说,事在人为,办法总比困难多。接站车辆不足,也是个实际问题。我负责解决。至于厂区内住户搬迁问题,这样吧,在盖集体宿舍时,先把搬迁老乡的房子统一盖起来,——宅基地由公社解决,盖好一户搬迁一户。刘智,你看这样,老乡还能够接受吧?”
“好办法,一举两得。”

“都累了吧,喝口水。”章富贵一手拎着茶壶,一手抱着一摞碗走进来。
刘智起身接过茶壶倒水:
“付主任,我已经和大队打过招呼,就由章富贵临时照顾各位领导的生活。除了按原来的整劳力记工分之外,按民工标准发给补助。”
“刘书记,组织上也不富裕,记个工分就算啦,补助,我看就不要啦。”
“富贵,真不要啦?好,刘智,就按富贵同志的的意思办!”付正清赶过来凑趣儿。不知怎地,只要一有机会,付正清总爱和章富贵玩笑几句。
“考验我是不?没问题呀,付连长,我绝不后悔!信不?我章富贵啥时候熊过?筹建处落在我家,那是我章富贵的光荣,我会为几个补助钱儿后悔?”
“看看,怎么样,老英雄劲儿又上来了不是?”
“切,付连长,我可是英雄不减当年啊。你呀,老拿老眼光看人,光记得我那点不争气的事儿,那还不把我章富贵给看扁啦?”
“老英雄,我惹不起你,行了吧?哈哈……”
“不打哈哈啦。各位首长,喝口水吧,解解渴。这可是我亲手采回来的茶叶。来,尝尝,看色儿对不对,味儿正不正?”
“说你胖你就喘。你倒是给大伙说说,茶叶从来都是南方有,咱们这塞北深山哪里会有?”说话的是常兴。
“常主任,这你可是有所不知。我可不是夸口,咱这长城一带,远了不敢说,东西五百里以内,茶树总共也就两棵。知道这两棵茶树的人,咱马兰营也就我一个。传说,那还是修长城的南方人带过来的呢。可惜,那棵大茶树前些老年死了。”
“领教了,领教了,一句话引来一套茶经。——嗯,别说,这茶还真是有味儿。”
付正清喝一口茶,砸咂嘴:
“又苦又涩。富贵,我跟你说正经的。我同意你做我们的后勤部长。可有一条,我们工作上的事,不知道的不要多问;听到的,不许多讲,这可是纪律。”
“那是。付连——主任,你放心,日本鬼子咋样?更何况,是不是……”章富贵一时找不出可以比拟的对象,“这点觉悟我还能没有?是吧,你看我章富贵啥时候熊过?”

华一民等大家都走出屋子,走到付正清身边:
“付主任,招工计划,我心里已经有一个轮廓。您看,我是不是先汇报汇报,如果,、你觉得还差不多,我回去再写计划。”
“这么快?好啊,趁常兴也在,你就说说看。”
“好。按照政策,要按征用土地面积招收占地村农民当工人。我粗算了一下,大概要在马兰营大队招收一百人左右。这样,剩下的四百五十个指标,一百个给专区,专门在凤山市招收高中毕业生,这样,可以提高职工队伍素质;一百个给燕阳县,我们落户在燕阳县,我想,还是应该适当照顾一下;剩下二百个指标平均分配给周边相邻各县;最后五十个,我想,可以专门留给今年的退伍军人或者是一些需要特殊关照的人……”
“你是说机动指标吧?一个没有,也不现实,总得有几个。不过,五十个太多了,再给复员军人挤出二十个吧。机动指标由我们三个人掌握,一定要严格控制使用,千万不要大撒把。起码,要有你和常兴都同意才可以动用。另外,还要注意两点,一,不管招谁,党员优先;二,农村招工,至少要小学毕业,初中毕业优先。氮肥厂可不比铁匠铺,复杂得很哪。杜总工讲的那些工艺过程,我听起来脑袋就大。”
“呵呵,这些技术太专业,我也听不懂。您只管大方向,具体的工作我们来做。付主任,要是没有其他指示,那我先回去啦。”


(未完,待续)

齐天大鼠的评论——

这是我“赋闲”期间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全书约35万字。几经易稿,终于有了现在的样子!

本来自我感觉还不错,但是小试牛刀崩口卷刃之后慢慢开始怀疑:也许我真的是力不从心,也许我写的小说根本就是个不怎么招人喜欢的东西!所以,我也就把她打入冷宫多年。

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正在举办首届网络小说大赛,我想:与其在冷宫中孤寂,还不如把她送到大赛的平台上参加选美,让朋友们评说!

欢迎朋友们到http://bbs.culture.163.com/list/ycwx.html看领先一步的《生死轮回》并感谢大家在“回复”中留言批评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