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股海方舟主人

子神齐天大 鼠眼赛金睛

 
 
 

日志

 
 

<生死轮回>(原创长篇小说)第二章 之一 马兰关  

2009-10-29 09:09:08|  分类: 小说展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兰关,以青山作纸松柏作笔栾沙河水作墨,书写过炎黄儿孙以死报国的荣耀,也见证了中华民族蒙受外辱的悲哀。付正清就是这炎黄儿孙中的一个热血汉子……

 

向北,向北,再向北,一直向北。

吉普车从杏树沟出来,在山间穿行。

吉普车一会沐浴在阳光下,一会遮蔽在山阴里。

他们要在太阳沉入大山之前,到达目的地——马兰关。

 

    马兰关,依山跨河而建,是长城中极少见的“一关两门”隘口:西门是陆寨,与别处的关口无异。东门是水关,却是马兰关独有。两个 “关门”外都建有瓮城。瓮城有三重:闸楼在外边,箭楼居中,正楼在最里面。当敌人攻入瓮城时,如将主城门关闭,敌人只能老老实实地做瓮中之鳖。这怕也是“瓮城”之所以叫 ““瓮城”的缘故吧。马兰关的水门设计得尤为精巧。妙就妙在“水”上。一旦遇有战事,敌人攻破了第一道城门或者守卫者把敌人放进瓮城,只消把闸门往下一放,用不了多大工夫,瓮城就会变成一个大水塘,而敌人就像是水塘里落水的老鼠,不用动员就乖乖地做了俘虏。

栾沙河像一匹蒙古野马,长途奔袭,从蒙古高原一路奔腾咆哮,冲到马兰关口,被瓮城水门阻隔,在关前蓄成硕大的水泊。河水穿过城门宣泄而下,奔向大海。栾沙河冲出马兰关以后,忽然变得温顺起来,像个负重远行的老者,精疲力竭后放慢了脚步,又像是一个游春的少妇,汗津津款款而行。马兰关前是山地和平原的过渡地带。关里,是低矮起伏的丘陵,丘陵之间的谷地平原上,散落着或大或小的村庄。大的百十户,小的十几家。关外,山峦叠嶂,群峰耸峙,一直延绵到天边。在山峦与蓝天之间,除了出入深山野岭的猎户、药农,再难看到人间烟火。河水绕过山脚向南蜿蜒而去,山路沿着河岸向北曲折而行。顺着这条山路出关可达塞外边陲,进关直抵京畿重地。马兰关虽无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却有“此关一开,祸莫大焉”之要。作为长城上的重要关隘,马兰关以青山作纸松柏作笔栾沙河水作墨,书写过炎黄儿孙以死报国的荣耀,也见证了中华民族蒙受外辱的悲哀。

    抗日战争时期,付正清一直战斗在以马兰关为中心的长城沿线,曾无数次出入马兰关。他熟悉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沟;他喜欢这里的每一片树林,每一淙清泉;他热爱这一片天地之间勤劳得像黄牛朴实得像大山的山里人。

     一个个遥远的熟悉的面孔在付正清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他忽然想起一个和自己称兄道弟的老朋友,不禁感慨万千:

“在马兰关,我有一个朋友。我可说啦——”付正清看一眼身边的常兴,“老爷子叫张大兴,按成分说呢,是个地主老财。按说呢,这关里关外有几个地主老财不稀奇,要是在这马兰关的土财主堆里冒出一个大地主,还兼着个资本家,就算是个‘民族’的吧,那也是方圆百十里,先后几代人才出一个,怎么也算得上是个人物吧。”

“你怎么干和地主老财交朋友呢?”

“这叫统一战线,那可是我们夺取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之一)。你看看,这大大小小的,这个山包中间的这些个,啊,这一片一片的……”付正清指点着车窗外,一时想不起合适的词语表达。

    “谷地。”郑东升提示道 。

“就是这个意思吧。那可都是名副其实的聚宝盆啊。你看这山上,种树;山下,种粮。最奇的还不是这。指不定在哪一个地方,挖下去几丈深,就是乌黑发亮的煤啊 !马兰关以南,方圆上百里,土地差不多都姓张,那这地下的煤自然也就没有外姓。张大兴坐在这个聚宝盆上,上面坐收地租,地下开矿卖钱。城里钟楼前的粮市,西门外的煤场都是他家的买卖。”

“那,他肯定是白皮红瓤儿。”

“哈哈,行啊,小子。日本人推举他当乡长当维持会长,张大兴拉稀发烧打摆子,软磨硬泡了三个月……”

付正清说道这里停住,看着常兴。

“愿意唠叨你就说,不用看我。”

“付主任,你说你说。这老爷子,该不会真是一个汉奸吧?”

“算你小子聪明。他明里举着太阳旗,暗里帮着咱八路军。这在当时叫白皮红心。”

“也就是表里不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呗。”

“胡说八道!别看张大兴文化不高,却深明民族大义。最奇的还不是这。他有个儿子在北京读书,本来想培养一个官场上的头面人物,好给他们老张家撑腰杆装门面。没想到,他的儿子老早就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成了他们那个阶级的叛徒。抗战爆发以后,受组织委派,回到家乡领导了一场大规模的抗日暴动……”

    听到此处,常兴插话说:

   “正清啊,快打住吧。我看你可真是老了,见到年轻人,就爱回忆你那点光荣传统。东升,付主任跟你讲过多少回啦?”

   “毛主席说,要‘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毛主席还说,‘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列宁语)……有人不爱听,我呀,还不讲啦。”

郑东升听出付正清背错了毛主席语录,忍不住笑出声来:

    “呵呵。我们年轻人,正需要接受革命传统教育的时候,您又卖关子不讲了。”

    “你要听啊,让常主任给你讲。这段故事,他比我清楚。”

     过一会儿,付正清又忍不住感叹道:

    “想当年,多威风的张大兴。可惜,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啊。”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这也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教导我们说的,你呀,就少说两句吧。”

    “毛主席啥时候说过这话?我怎么不知道。”

 

     马兰关,遥遥在望。

     马兰关,锁在淡淡的薄雾和袅袅的炊烟里。

群山怀抱,关楼高耸,长城拱卫,气势如虹。

 

     马兰关前,有一个一千多口人的大村子,叫马兰营。据老人说,马兰营村外的大道路边高岗上,几个人在翘首远望 。

“来了,再往远处看,是不是一辆汽车?”

 有人应声答道:

“我看,八成是来了。”

“章武,你快去公社通知华书记,就说,就说开过来一辆汽车,好像是来了!”

 

马兰营大队是马兰关公社的所在地。章武是马兰营大队的民兵连长。

公社就坡下面的一个不大的院子里:两排瓦房,房前两排柏树,树下有几辆自行车,很随意地靠在树上,靠在窗台下的墙上。

一个三十来岁,三十多岁,四十来岁,单单从面相上还真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男子走在章武前面,有些气喘吁吁地走到坡顶。紧跟在他身边的章武指着前方说:

“华书记,你看,这不是来了?”

华书记看着前方没有说话,侧目看看说话的年轻人,又低头看看手表,把目光转向前方。一套得体的灰色中山装有些紧实地裹住华书记微微发胖的身躯,倒剪着的双手使有些微微隆起的小腹在晚霞的余光中划出一条威严的弧线。章武人似乎感觉到什么,轻轻干咳两声,不再出声。

   

吉普车加速前进,在离华书记三五米远处停住。

   “付专员,你好!常秘书长,一路辛苦啦!上午我们等了大半天,一直没到。我们给专区打电话,说是,你们一大早就出来了。我心里没底,生怕路上出什么问题。终于把你们盼来了。”

付正清几乎是被华书记亲热地拉下车来。大家认识的不认识的互相热情地握着手。

华书记把前来迎接的人们介绍给付正清他们:

    “刘智,马兰关公社党委书记。高志新,公社副书记。李亚东,马兰关公社武装部长兼公安助理。还有,章武,马兰营大队民兵连长,退伍兵,在部队荣立过三等功……”

     和大家一一见过,付正清、常兴跟随华书记一行人向村里走去。

    “付专员,远处那座关楼就是马兰关。前面那个镇子叫马兰营,是公社所在地。马兰关地势险要,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一民哪,还是请你这个先行官先说说筹建处的准备工作情况吧。”付正清打断华一民。

   “华书记,这里的地理风情,付主任都比较了解,你就不用介绍了。”常兴解释道。

    “啊,好,好。”华一民马上转移话题,“按说,筹建处该住在公社里,但实在挤不出那么多房子,只好委屈大家先住民房。按照付主任得意见,我们在马兰营找了一处政治进步历史清白的人家,暂作筹建处用房。房子已经早就准备好了,就是他们家。”华一民指了指身后的章武 “他们家三代贫农,他爸抗战时就是民兵。政治上,绝对可靠。”

付正清回头看一眼章武,有些面熟,想不起来,好像在那里见过……

 

    “筹建工作进展怎么样?”付正清最关心的还是筹建工作 。

    “一切顺利,但通讯是个问题。我已经和县里邮电局长打过招呼,他们正在办理审批手续,估计一周之内就能批下来。武局长说手续一批下来,马上组织力量施工,一个月内保证接通电话。”

“看来,由一民同志来打前站算是选对先行官了。不过,一个月,还是太长了。上不通则下不达。一民同志,还要加快进度。形势所迫,不抓紧不行啊!”

“付专员,呵呵,看我,这一时半会的还不习惯叫您付主任。我知道,但这是一级专用线路,需要层层报批。架设这样高级别的专用线路,在我们燕阳县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

付正清停下脚步,眯起眼睛,想笑但没笑出来,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两下:

“一民啊,现在结论非常明确,这件事情非办不可,说白了,只不过是一些手续批文之类的公费旅行。”

常兴看付正清有些着急,插话说道:

“我们机关里有些同志啊,作风总是有些官僚。华书记,等安顿下来,我们一起努力。”付正清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急躁,放缓了语气说:

“一民,我们可以把前期准备工作先做起来。”付正清说着扭头问章武,“你是民兵连长?——好,你手里有多少兵?”

“报告首长,武装基干民兵二十六人。装备有79步枪十二支,半自动十二支,还有一挺机枪,捷克产的,老了点儿,嘿。”

“当过兵吧?怎么没有一点保密意识,啊,哈哈。你们听听,这点家底儿全露了。” 看到章武满脸通红,付正清突然收敛了笑容说,“不过,你这个民兵连长的装备比我当正规把路连长的时候可是阔多啦。”

众人开心地笑了。

“6699工程,既是生产任务,更是政治任务,现在的战备形势很严重啊。所以,同志们,我们要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高度去认识去落实,一切工作都要尽可能往前赶。正面攻不上我们就从侧面攻嘛。可以先把章武的民兵连拉上去,重点突击解决一些突处问题。一民,你看怎么样?”付正清用商量的口气征求华一民的意见。

华一民稍稍迟疑了一下:

“这没问题。可是,把他们拉上去,拉到哪里,他们现在能干什么呢?”

常兴说道:

“我们可以兵分两路,分头突击,同步推进。我们先请邮电局把线路走向和线杆位置确定下来。之后,我们马上组织基干民兵挖线杆坑,等材料一到位,立刻开始架线。这样,至少可以抢出一周时间。”

“好吧,就按付主任的指示办。刘智,你通知马兰营大队,就说是我同意的,让他们随时准备把基干民兵连抽出来。付主任,出工补助的问题,……”

“这简单,等工程上马以后统一解决。”

 

大家一路说着走进村口,来到一所独立的院子近前。

“付主任,这就是章武的家。咱们筹建处暂时设在这里。”

四四方方的院落。

院门外一棵三四个人才能合抱的老槐树。树冠如盖,前面遮住小半条街,后面遮住小半个院落。一座石碾静静地卧在树荫下。几个碾台儿高的孩子,叫着笑着奔跑着打闹着在碾盘下树洞里捉迷藏。

 “这不是铁甲将军的家吗?怎么,你是他的儿子……” 付正清一边说一边回头看看跟在身后章武。

“我爸不叫铁甲将军,叫章富贵。”

“哈哈,对对,叫章富贵。你看我,光记住个……这真名啊,倒让我给忘记了。”

“付主任,你认识我爸?”

“认识。怪不得看你有些眼熟。嗯,别说,还真是像。”付正清说罢微微一笑。

常兴看到章武吃惊的样子,在一旁打趣说:

“他认识你爸,比你认识你爸还早呢!”

哈,哈哈……

欢乐的笑声飘荡在山村的上空,打破了山村亘古的宁静。

 

听到外面喧闹,章富贵迈着碎步一路小跑走出院门。

“首长们到了,欢迎欢迎——这位首长,看你眼熟。恕我无理,敢问首长是不是姓付?”

“这还用问吗?有毛主席共产党领导,我当然 ‘幸福’了。难道,你不 ‘幸福’?”“嘿嘿,幸福,幸福。我是说,首长您,嘿嘿,贵姓是不是姓付?”

“哈哈。真不愧是火眼金睛的铁甲将军,你还好吧?”

张富贵有些夸张地拍拍大腿,上前握住付正清的手,满脸喜笑:

“你果真是付连长!真是山不转水转。这是那阵风啊,又把咱哥儿俩吹到一块儿了。我知道了,你是来这里主事的!对不?”

章富贵热情地把付正清迎进院子,一边骄傲地说,“你看这房子咋样?前年儿子定亲,翻盖过了。这东屋是咱儿子的新房。——章武,过来,你给老子认着点儿,这是付连长,我当民兵时的老首长。付连长,这是我的大小子章武,在大队当民兵连长。还有一个二小子,在山上看果木园子,没在家。”

“好,好。怪不得我瞅你儿子面熟,原来根儿在你这儿呢,哈哈。”

“这还能像了别人,我章富贵啥时候熊过?付连长,你有几个公子几个千斤哪?”

“我?和你一样,两个和尚。”

“哈哈,闹了半天,你和我是一个水平啊。——我听说是领导要用房子,我立马就把儿子的新房腾出来了。副连长,你看我还是不是当年那股干革命的劲儿?”

“英雄不减当年,一点都没变。可你把儿子和媳妇拆开,人家小两口没意见?”

“有意见,他敢?还反了他了!再者说了,二十几年都熬过来了,还在乎这么几天?”

“章富贵,你可是越来越老不正经啦!我可丑话说在前头,我们这次可是要在沙家浜常驻不走了。你要是后悔还来得及。”“看不起我,是不是?付连长,我也丑话说在前头,只要你不嫌弃,这房子白给你都中。你是知道的,我章富贵啥时候熊过?”

(未完,待续)

齐天大鼠的评论——

这是我“赋闲”期间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全书约35万字。几经易稿,终于有了现在的样子!

本来自我感觉还不错,但是小试牛刀崩口卷刃之后慢慢开始怀疑:也许我真的是力不从心,也许我写的小说根本就是个不怎么招人喜欢的东西!所以,我也就把她打入冷宫多年。

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正在举办首届网络小说大赛,我想:与其在冷宫中孤寂,还不如把她送到大赛的平台上参加选美,让朋友们评说!

欢迎朋友们到http://bbs.culture.163.com/list/ycwx.html看领先一步的《生死轮回》并感谢大家在“回复”中留言批评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