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股海方舟主人

子神齐天大 鼠眼赛金睛

 
 
 

日志

 
 

布 鱼  

2012-06-19 16:46:28|  分类: 散文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办公室有一个鱼缸,球形,比篮球大。

鱼缸里养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条鱼。

开始没有这么多,后来放进去几条,又放进去几条,大概是密度太大超过了环境的承载力吧,没过几天,这种生命力极强的鱼,死了一条。

这种河里的野生鱼长不大,我从没有看到过超过十公分的“大鱼”。老家人叫他“布鱼”。到我办公室的人,只有两个人能够叫得出这鱼的名字,但他们叫的名字和我知道的不一样,他们叫它“Pu che”(不是英文,是拼音)。“Pu che”在我老家就是旧布头的意思。更多的人则不认识,还以为是什么珍贵的稀罕物儿。

刚从老家河里捞出来的时候,布鱼通体黑色,和黑鱼的颜色差不多。但是到了球形透明的玻璃鱼缸里不久,他们就变得通体半透明起来,几乎是“水鱼一色”。我惊叹,这些小家伙们竟然有如此变色的本领。

差不多隔一天,我就喂它们一次。我值班时,习惯喝一碗小米粥。剩下最后一口,把饭粒儿撒到水里就是这些鱼儿们的美食。它们喜欢在饭粒儿还没有落到水底时抢食。落到水底的,它们似乎兴趣不大。也许是它们很爱干净,毕竟水底有些污秽之物。

有一次,我拿回来一条大个头的布鱼放到鱼缸里。它的个头虽大,但在我喂食时它却表现的极为温顺——蹑在一边一动不动,眼看着其他的鱼儿抢食。等到所有的鱼儿吃饱喝足时,它才会慢悠悠的游过来,捡拾散落在水底的饭粒儿,一幅温良恭俭让的老大哥样子。但不出一周,情况就出现了变化,大个头终于不再韬光养晦变得有所作为起来。它毫无顾忌地和同类争抢,完完全全一幅黑帮老大的派头。我再一次惊叹,这些小家伙们竟然有如此变色的本领。

有一个同事来,他说,我家里也养了些小鱼儿,接着流露出喜欢我养的布鱼的意思。我捞出三条给他。同事高高兴兴地走了。没过几天,同事告诉我,布鱼在他那里活得很好,但原来养的鱼都死了。不知道是不是布鱼惹的祸。

布鱼虽然生命力强,但在野生的环境里,数量似乎并不见涨,这是为什么呢?

布鱼在我的鱼缸里依然自由自在,但这种自由只能在篮球大的鱼缸里。

他们快乐吗,?我不知道。

谁是谁的快乐,谁又是谁的悲哀?

 

齐天大鼠的评论——

鱼生活在鱼缸里,自由又不自在。人活在世界上,也是自在又不自由。

鱼有鱼的游戏,人有人的规则,但法无二门。人捉了鱼来养,也有人喂了鱼。谁是谁的主宰?

其实,人和鱼,和其他的物种们都差不多。不是为了一个共同目标走到一起来的,但都要不为了一个目标走到一起去。

写这篇小文的时候,没有刻意追求什么主题,但评论下来,怎么觉得有点玄妙还有点消极?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